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最接近神的國度(第26屆月涵文學獎)


這場域
存在於無形
顛倒於未來
彷彿沒有現實

走至此,生命轉彎了
轉彎到有你的方向

沙從此有了水痕
天空如今開始醞釀浮雲

何以舀一瓢淡色的天藍
仰頭咕嘟飲下

柔軟的臂彎處有閃電般的麻刺感
沒有月的時刻,耳垂卻如被劃了一痕痛著

寫著詩
用一壺冷的紅玉和一截斷的鉛筆
也許還是玉兔牌的,同小學時候用的那支
輔以一個個望向寂寂窗外的午後

到了黃昏
不見隔壁胡伯伯的虎斑貓回家
連牆角的螞蟻也倦了
懶懶地駝著凝結的乾空氣回穴
歪歪扭扭的腳步你不禁懷疑
昨日蒸鮮魚的米酒是否
滴濺出太多了

你起身
倒掉窒息凝固的淺褐茶湯
沖走一隻迷途的蟻
杯底有個結
不知道是誰給打上去的竟像只中國結一般結實牢固
緣一般固執
血一般艷紅
哎到底洗不淨
那杯底


兜兜圈子踮踮腳尖
老舊的收音機開始咿呀地嘶聲唱
隔了一世紀都不成調了
你折起手肘
微微地

跳支舞吧
不特別為誰
就單為巷口那支一直守在燈下的

公車站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