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

未命名 之一


你知道,既沒有情愛的開始,便不存在「結束」這樣斷然的話語。沒有悸動和心跳,便不會有死灰般黯然的心哭著說想要離開。於是,在寄出一封又一封石沉大海的信件後,你仍舊可以固執地相信,也許他只是搬了家;即便,在幾乎零距離的社群網頁上,你看見他已讀不回,你終究可以這樣說服自己:沒關係,他最近可能比較忙,有別的更要緊的事情要忙。

因此,在長長的夏季裡,熾辣的熱浪淹沒了蟬聲,你不再蹲坐於社區公園的一隅等待他的出現:印象中,他身著條紋上衣、褲管捲至小腿肚高。然後手裡會抓著兩支棒棒冰,他永遠會記得要把你喜愛的檸檬口味讓給你。因此,在長長的寒冬裡,你從求學的小鎮回到濕冷的城市,鎮日在冷氣甚強的書店裡閒晃,在新書排行榜和暢銷排行榜之間來回走動,揣想他可能看過哪些書。但是你驚覺,這些暢銷了好久的書,其實他根本不曾與你討論過,甚至你也來不及不經意地問:欸,你看過這本書沒?

很多個安靜的午後,天空也沒有聲響,只是悶悶地下著綿細的雨,你會突然地想起他,記起他討厭這樣永無止盡的雨。或許,這就是他吧,對於一切被標註沒有終止的事物感到厭煩。例如,讀到寫著沒有使用年限、卻明明會壞掉的塑膠容器的標籤,他會生氣:這根本是欺騙嘛。但是,你卻清楚記得,有一天你們並肩坐在河的長堤旁,他指著遠方的高壓電塔,說:看見沒?那個長長的電線?雖然比較遠的部分看上去很細、幾乎看不見,可是你知道它就是存在啊,一直延伸下去。你一臉困惑地看著他,他轉過頭沒有看你,卻繼續說:笨蛋,所以那個電線就像是我們。

所以,這是一個超越時空的存在。


你可以這樣想像,也許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終於,你們同時從窗的後方走了出來,跨過兩幢房屋之間的草地,沒有誰等著誰,而是同個時刻,站在彼此的眼前。那時,你與他都許了願望,把手牽在一起,決定一個人扮演公主而另一個人扮演王子;但是,你們卻不會因此而得到該被允諾的幸福,不會照著千遍一律的劇本所寫的永遠在一起,而是注定有一天要分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