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經血)來潮日記。

南風吹過,潮濕是一張張曬晾不乾的日曆紙,濕黏無力地垂掛在繩上,白壁浸潤出水珠,牆角成一漥水;鏡面起霧,面容模糊,彷彿流淚,似笑非笑。

濕氣是一層薄膜覆在體腔內,臟器也潮潮濕濕。在滴水的天氣裡讀Urban Code,裏頭寫著:人們走在陽光裡。於是試圖拼湊起不同的城市意象:棋盤格的道路、人、車、公園、攤販,流動性、人行道、圓環,散步、遛狗、讀報、長椅、時序性,遷移。


符號被使用,構築起環境意象,城市的多樣性若隱若現,招手示意:行人各取其徑,逗留於十字路口,綠燈亮起,行人步伐雜遝,沒入面容模糊的群眾之中。


繭居兩日半,小倢說我們一連開趴三日,電影和一把青輪著看。趁雨間歇的空檔,偶時偕伴去曬曬我們潮濕而生黴的身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