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日 星期二

搖撼夢境:地震時刻


下半身尚未衣著的
窘態。我驚慌失措,一切來不及星火未熄-
原野很闊火細細延燒,一季悶雷然後落雨
房屋隔間夾板劇烈的搖晃使我們動作中斷

我拉扣上衣物匆匆離開
你踩熄了菸繼續佇立等待

草尖有焦黑的痕跡
我嗅聞到乾枯的死亡氣味
沉重軀體被輕盈地憑空抱起
我感受到溫度,肌膚與肌膚的對話
傳導的定理是:溫度由高到低
他呻吟著,手掌來回撫摸我的背脊
我捲曲起來
攀附如同擁抱一棵大樹

以刀割和放大鏡,切開自己
細查汩汩河流和壟起的山脈,從肌理去辨別流動
移接踝骨和髖骨,跑快一些
空間移挪移和情慾更替都是
縫合後從傷疤再次
確認體內的每一個器官的位置
在最顯而易見的皮膚表層予以銘記
等待下次電流來襲
並且正確反應,記住顫抖的頻率
細吟的音質像斷線的風箏徹底鬆懈
在天空的另一頭無聲消失

渴望被愛,被銘記
被這個世界予以一種寬容

可以懷抱我的寬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