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時空交疊,《一一》再現(影評)


導演簡介
楊德昌(Edward Yang19472007年),生於上海,成長於台北,畢業於國立交通大學控制工程系。赴美求學,獲佛羅里達大學電機工程碩士,隨後於南加州大學研讀電影一年。楊德昌以電腦工程師身份往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從事與軟體設計相關的工作,在那裡被德國新電影啟發,其中以德國新電影四傑之一韋納·荷索的《阿基爾,上帝的憤怒》最有感觸。

楊德昌參與的作品有《光陰的故事》(1982)、《海灘的一天》(1983)、《青梅竹馬》(1985)、《恐怖份子》(1986)等等,其中以,1991年所拍攝《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最為人所知。楊德昌被公認為「台灣新電影」重要先驅之一。


電影簡介
《一一》為台灣導演楊德昌的代表作之一,此片入圍法國凱撒獎的「最佳外語片獎」,楊德昌亦因本片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然而,導演楊德昌對台灣的電影發行狀況感到憂心,因而擔心《一一》草草上映、就迅速地被犧牲掉,於是決定不在台灣上映。至今,偶有影展會放映《一一》,但仍然未正式在電影院上映,直到 2006年標準收藏公司(The Criterion Collection)出版DVD2011年再度推出藍光光碟版。

《一一》描寫都會裡人們的生活、情感和對於生命的感悟。故事中的一家人,居住於台北,成員有簡南峻(NJ),與其妻敏敏、就讀高中的女兒婷婷、十歲的兒子洋洋,以及敏敏的母親(孩子稱之為婆婆)。藉由對於不同的家族成員的描述、同時進行的多重敘事線,串起彼此間感情的起落、交纏,也藉此探討在不同生命階段所面臨的困惑與危機。




電影評論
「我看到的,你看不見;你看見的,我看不到。我們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呢?」十歲的洋洋,覺得沒辦法理解世界上全部的事情。身為爸爸的NJ,愣了一會,說:「洋洋,你問的這個問題好難耶,爸爸也不知道呢。」世界偌大,我們該如何理解世界、理解身旁的人事物、理解自己、理解生命中所有正在發生的事情呢?

洋洋揹起相機,捕捉人的背影:「你看不見自己的後腦勺,所以我拍給你看。」我們似乎都掌握著自己生命的脈動,熟知自己從何而來、如何長大成人,並且選擇成為一個想成為的樣子;然而,細想所有發生過的事情,卻又不那樣篤定,我們真的能夠穿透一切、看見所有嗎?。「我好像重新活過了一次年輕的時候,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我可以重新活過一次,我會怎麼選擇?」NJ去了日本出差,碰巧和舊日情人一起旅行數日,異地鮮奇,他們好像重新拾獲年輕時的興奮悸動,驚奇而眷戀地共度這段短暫的旅程。在線性時間軸上,生與死似乎在認知的意義上相互違背,身而為人,無法反轉時間、無法重新經驗、選擇。然而,若想像世界存有兩面,如同每一個都有自己所看不見的背影,總是有一面是我們所不能夠真正理解,也許有一天,我們會發現時間和空間的覆疊是怎麼回事,並且明瞭到這並不至於太衝突,選擇不再相見的人,死去的人,只是在彼此在時空裡錯開了。

《一一》裡的每一個主人翁,帶著對於生命的迷惘,向世界發問。高中年紀的婷婷,經歷了婆婆中風不醒、隔壁鄰居莉莉與大胖的愛情關係,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纏繞在一起,婷婷疲倦了,也困惑了:「為什麼這個世界,和我們想的都不一樣呢?我現在,閉上眼睛,看到的世界,好美。」閉上眼睛之後,是不是反倒可以看見世界的另一面呢?

日常生活既平淡又尋常,但瑣碎中卻彷彿無比複雜,隱隱懸掛著待解的困惑,使人不禁停下來,皺起眉頭,想不透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敏敏在婆婆中風不醒後,忽忽意識到人生日復一日的貧乏和反覆,因而上山修行,尋找可能的答案。如同生命本身,令人摸不清生命的走向究竟是應然、偶然、或是突然;又或者,不過是輕盈出現的忽然。忽然是輕輕飛過天際邊的一隻飛鳥,如同NJ辦公室窗外,總是在窗簾拉起瞬間振翅飛起的鴿,那樣理所當然,卻又不特別因為什麼。

《一一》,打撈市井生活的瑣碎,講述關於NJ一家人的生命故事,探問生命的意義。片名似乎也暗示著:一一,每一個獨立走過世界的個體,彼此既緊密湘繫相伴,成就一個「二」,並肩走一段路;卻又在某個時刻裡面臨告別,生離、或者死別,彼此漸行漸遠。也許再重逢、也許不再相見,人與人之間終究要道別離,但如同NJ說:「人會離開,但音樂會留下。」最終,我們成為彼此生命裡一段音樂,久久詠唱。


參考資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5%8A%E5%BE%B7%E6%98%8C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4%B8%8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