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日本哲學:純粹經驗(西田幾多郎)


要解釋日本哲學,首要必須談及其時間觀。「現在即是未來,也是過去。」因為,「過去」是此刻的我們所選擇記憶住的片段,是被選擇賦予詮釋的經驗。人們透過經驗選擇,來決定過去是什麼、並且想像關於未來的圖像。  


純粹經驗則是先存於「過去的經驗」,人們的所有經驗,都是反映自身;這些,皆奠基於純粹經驗之上。純粹經驗只能被感受、體驗,而無以被言說、解釋。純粹經驗作為唯一的「實在」-那是自我、意識和外在對象的統合,此統合需要一個場所來實踐,便是:無。  

就好比在夢境之中。 在夢境之中,沒有絕對的線性時間序可言,所有夢境的拼組,都是我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若把心放鬆、流空,接近一個「無」的瞬間,便是接近於純粹經驗本身,這樣的體驗可謂是「普同的」。然而,「體驗」本身卻是無以被言說或傳達的。誠如在其他夢中,狂喜、悲憤、難過,這些感知如此強烈而洶湧,卻因為夢境不具實體、無法被輕易同感,因此而不能夠被傳達與轉述。  

然而,夢境難道就不真實嗎?夢境中的體驗是真實的,但後延的解釋是多餘的。  


因此,日本哲學所選擇相信的,不是夢的解析,而是:夢境本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