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漫水之路

這兩天,繕打了逐字稿,亦細細重新爬梳一遍這學期所決定要做的題目。花了一些時間整理關於我所擇的田野,然後被許多反思性的、無解答的困惑深深攫住。為什麼要做這個研究呢?老師總是提醒我們,要記住初始的「起心動念」,記得最最關心是什麼?  

是對於他人的窺探,或是生命故事的書寫?是出於好奇、關懷?橫跨之間的分野模糊不清,我們小心翼翼地提腳走過漫著水的地,搖搖欲墜的知識不足以成為救贖,它們濕透了,糊軟的紙張貼黏在肌膚上,反而使我們更加焦慮。我們耐住性子,試著辨認那些字跡模糊的段落;我們踩過水漥,想要走得再遠一些。  

「作為一個人類學者,你總是前往他處。失落,哀悼,對記憶的渴求,希望進入你周圍的世界卻不知所措。如果你夠幸運,在航行的終點,你會瞥見燈塔而滿心感謝。畢竟,人生是豐富的。」《傷心人類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