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0日 星期一

《性愛成癮的女人》Nymphomaniac I _不專業影評


''Perhaps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me and other people, is that I demand more from the sunset.'' _Joe

詩意厚重的一部電影,甚美,卻夾帶著濃烈的屬於死亡的血腥氣味。整部電影的剪接異常唯美,拼接似地將現實中的零碎畫面貼黏在片段式的幻想臆測之間,似夢如幻,卻最接近真實的核心。

 

吸引魚群啃咬的幼蟲飼餌「Nymph」,對比上「性愛成癮的(Nymphomaniac)」,在電影的意象營造裏,善用語言的巧妙,以諧音製造出巧合。多重組構的辭意,將河上釣魚的意象與「釣男人」的行動本身並排放置。彷彿在「閱讀一條河流」,蹲踞岸邊並俯身觀察水流和魚群的方向,將思緒鉤牽在細細的釣魚繩上;一拋一擲之際,水紋波動般的情慾漫流,在河面上舒張開來。意識流般的敘述方式,以影像呈現:一列火車駛向遠方,覆疊上河底的水流與漩渦,JoeB體態歪斜地款款走在搖晃的列車長廊,以眼神為飼餌,低眉、俯首便是將要上鉤的諭示,輕微地點兩下頭,便可以順勢拉竿收繩,嘩地魚一款尾、便離開水面,失去水的包覆,無聲吐納不存在的氧氣。


故事的軸線以倒敘的方式綿延展開,佐以一碗溫熱的茶,背景是沉黑的夜。一個隱喻接續著下一個,冠連起以人們代號命名的章節,從零開始蓄說,加法練習。斐坡那契係數的規則是:從零開始,接著加上上一個數字(0123581321)。若以斐坡那契數列為邊所拼湊起的正方形,近似黃金矩形:趨向完整無缺、朝著真實靠攏。如同Joe的性愛探索,從零開始,走出常軌、卻是試圖步入生命的核心。加法練習,計算不同男人的性質、步數和模式,積累性的存有,竟似悉數規整為零。Joe與父親認為世界上最美的存在是白樹。當嚴冬覆蓋大地,所有的樹木褪去綠葉,枯乾的枝幹如同透明的存在。可是在這一片白皚的雪中,風陣陣吹颳而來,白細枝搖曳,暴露出那特別闇黑的骨朵,便可以在群樹中輕易便認出它。骨朵脆硬成焦黑的模樣,似乎在最接近虛無的透明中,越是盈滿了某種無以被取代的質地。

面對孤寂,Joe緊抱著貼滿白蠟樹葉的寬慰小書,以指腹沿著葉的紋脈輕輕摩娑,忍耐地煎熬她對於自己的形容:「毀壞的存在」。


註:既然是不專業影評,那必須先說說最令我驚訝的是,前衛、風格鮮明的丹麥導演,選了Rammstein Führe Mich作為貫穿前後的配樂,好有趣。似乎所有的奔放、難耐和無法能夠正確理解的情緒,盡數被緊緊嚙咬住,在渴望、壓抑之中無以被鬆放。好厭世。可Rammsteinhard rock調性,卻與整部Nymphomaniac成為最鮮明的對比。Joe 用哀傷而叛逆的語調說著:「我是一個毀壞的存在(really bad human being),因為我反叛了全世界,我反叛了愛。」然而,Führe Mich最後一再地嘶吼著,「我引領你,我不會離開你。」

Zwei Bilder nur ein Rahmen                     Two pictures but only one frame
Ein Körper doch zwei Namen                 One body but two names
Zwei Dochte eine Kerze                   Two wicks but only one candle
Zwei Seelen in einem Herzen                                      Two souls in one heart

Führe mich, halte mich                                                 Lead me, hold me
Ich führe dich, ich verlass Dich nicht                             lead you, I won't leave you


''Love is something we are not asking for.'' 撞上了,遂接住而不再放手。不要離開,Joe寧願相信愛的專一與絕對,相信Cantus Firmus(和協調)的永恆存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