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蟻群:先來後到


尚未入住之前,未來室友便發覺我的桌邊總有螞蟻列隊經過,於是體貼的她,向齋媽拿了好些除螞蟻的藥。然而,這些性格堅毅的小居民們,無畏於碩大的藥劑,儘管它的形狀如諭示著不詳氣息的一輪黑色月亮。

於是我花了好些時間觀察這些細黑麻小的小小居民的行動軌跡。這些早先於我而定居於此的住民們。窗櫺處有縫隙,他們從窗邊鑽入溫暖的室內,沿著微有突起的牆面爬行,從上而下,規矩而畫一,彷彿有條看不見的馬路,嚴謹地畫分出道路與荒地的界線。偶有一兩隻迷途的蟻,脫了隊、渙散地誤闖我的桌面、或是電扇上緣,然而他們看起來太無辜而迷惘,不忍殺之,於是呼口氣,讓風旋帶走身軀細小的他們。

大雨過後,成群結隊的蟻駝回了各種獵物:白蟻的斷翅、缺了一半身體的蜘蛛、不知其名的節肢動物的殘肢,甚或是奶油色、暗褐色的團狀物。他們協力合作扛起偌大的戰利品,眾蟻各持一端點,簇擁似地將食物從外向裡搬,向我展示似的從我眼底下搖搖擺擺地走過,然後再與他們的碩美豐收一起消逝在突起的水泥牆面之下。

他們總是在搬運,由外向裡搬,每日每日。我遷入雅齋不過是一次性事件,而他們的來回駝送卻是日常性的,想到此不禁肅然起敬。蟻群的分泌物,以看不見的形勢一點一點地標記著回巢之路,我不忍打斷蟻群們的路徑,譬如塗上黏膩的膠水一類,或是封死窗沿、趕盡殺絕,因為那樣便是啣走漢賽爾與葛麗特麵包屑的鳥,使得他們有家歸不得。月光很足,所以尋路回家不會那樣艱難,每個人,都該有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