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寶愛

我猜想,在經歷過初初愛戀上的悸動之感、沿流於地底般的黑水思念,或是太過於高亢的、尖銳的、熱烈的情意迸發後,終於我能夠更加善好而長久地寶愛一個人,無論以何種形式或是定義。寶愛,意義上似乎帶有親人質地的呵護和溫柔,以及包容的理解。我想這份溫柔是來自於相對長時間的認識和瞭解,明瞭所有以愛之名的關係都不該存有控制和綁架、不該有完全的佔有和嫉妒;若以愛之名,怎忍以此彼此相傷害?

終於我不再被初識的姿態形象魅惑,也不會因為一時的愛戀溢滿而不顧一切。沉澱後的寶愛,像是輕撫過肌膚表層細毛般地日常且溫柔,所認識的是全部的妳:不再那樣炙熱到灼燒自己,而是:因為時間的不可逆,趨向漸老微衰的,是眼角出現一抹疲態帶著時間層層複疊的陰影。那是經歷過狂愛熱戀、疲憊但仍舊溫好的心。

我不再追逐著妳的每個影子奔跑,也不再徒勞地試圖攝下妳所有細微的動作。日常的相處,生活裏的種種消磨和疲態、經濟上的努力和擔憂、所有生命裡好的壞的、輕易的曲折的,皆數細細織入彼此的關係棉絮裏。棉織成布疋、裁剪成被褥,溫柔地環抱彼此。我們攜手描繪交錯的生活曲線,有時相擁,有時各自取道而行。


因此,對於漫長的生,終於不再畏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