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海底無光

後來就漸漸地什麼都再也感受不到,由內裏自外緣剝落,緩慢地死去。

而那些不圓滿、無法成全的愛,卻是最難以放手的。因為缺憾而完足,因為斷裂而記憶永存。


然而,面對殘缺破碎、頹敗的愛,卻又不忍將其從生命裏註銷、撕毀。我們只是太平庸,卻也太貪婪,眷戀而狂亂地拚命打撈生活底層的所有殘渣,試圖在湖底尋覓不曾存在過的光亮。那些隱隱若現的光亮,不過是燈籠魚路過的錯覺幻影,陽光不曾造訪過。在難耐黑暗、終於痛哭失聲之際,亦不用欽羨海底生物的徜徉自得,他們不是不需要光,而是,他們可能看不見任何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