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樹葬。

雨如流質,從雲的尾端流向樹梢枝末。而記憶亦沒有形狀,不該被輕易放入容器密封;盒蓋緊密,不透空氣、不見光,記憶便會死去。記憶應當埋存於泥土,樹洞會替我們記住所有。

於是所有過往,諸數永眠於樹根之底;不會發生的未來,不再附著於己身,那些沾覆黏稠的皆剝去,成為樹的養分。記憶於是化成樹的一部分,抽高的芽,滿空的綠,指向自由的方向。有了風與光,留下的生命體纔有了生長的時機。


4 則留言:

  1. 喜歡你高度黏膩的文字,但也需要高度的感受力或隨意所欲的意會才能進行。
    每一層文字的質感,都教人傾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同所有妳我她他他的思緒與感受,層層密密附加地加疊上去,以複雜包裹簡單的願望。

      刪除
  2. 記憶成了催化腐朽之必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