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童話:湖水與金斧頭,萬物命名說】

那夜,ABCDEFG都聚集到了一塊。站在風口,他們假裝若無其事地抽著菸,佯裝並不覺得冷。然後把焦慮、不安,以及那些巨量的、幾乎忍得要發狂又不能夠言說的內在情緒與秘密,通通擠壓在細小、且微微淡開的煙圈裡,從嘴裡呼出一口又一口,吹向黑濛濛的夜,假裝有陌生人接住這些白煙霧氣,假裝它們並不是迅速消融在冬日的子夜裡。

於是開始說字母們的故事。故事是這樣開始的:A曾經愛過B也愛過C,可是BC,卻前腳剛走、後腳便跟進地先後跟D在一起。然後另外岔出的支線是,CG在一起過、也在更早的先前認識了和B互相曖昧的F,當然,BF在更古老的情節裡,分別和ZY在一起過。

所有關係錯綜複雜,叫人不能順暢呼吸。在一起的確可能是相愛哪,但也有可能只是陰陽差錯。同理,沒能在一起的也不等同於無愛。誰和誰走在一起了,另一人開始吃味、憤惱自己與他者。這必要嗎?很想統統手一揮,把關係都拔掉,所有人乾脆活在真空世界算了。但實則不然,我們根本都是朝向自己內心的人哪。赤裸裸又誠實的心哪,永遠是偏的。對宇宙萬物永遠不可能平等。

湖心深處藏著秘密,浮現湖面的若不是金斧頭,我們總是必須要狠下心把鐵斧頭扔回湖底才不會愧對自己的心哪。在愛構築的遊戲世界裏,沒有道德衡量,直覺的偏心是籌碼,被愛上不需要理由。待人差異形成天平的歪斜,有了弧度遂產生愛。然後我們都活在愛的烏托邦/夢魘裏。總有一天不小心要連同呵護、把玩在手心裏的金斧頭一起跌進(跌回)湖裏的。於是所有關係都一併栽倒在水漥裏。從新洗牌再來過。當然累了你也可以選擇退出。


於是萬物起源,所有人都尚未被命名,我們必須被愛自己的那人用手一指,方才被辨認出,從此被一張關係畫成的座標定位,從此有了名字與姓氏。然而,回到金斧頭與湖水的故事,又其實無論是誰、這些命名都不重要,都只是符號的抽換和代稱,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所有人都可能曾經相愛、憎恨、相聚又離去,人潮散盡,終於才明白過來:自始至終,都不過只有自己一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