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指名認姓

身為3C產品小笨瓜,駑鈍如我,甚至不知曉可以替磁碟或者硬碟重新命名。於是所有記憶和書寫的存檔,都化約成可以匿名性極高、且可以被完全替換取代的字母ABCDEFG。拍攝的影像和少許的錄音檔案皆然,生命的真實被壓縮成可以量化的容量和編碼,排列整齊,等待被點開或者被遺忘。


於是命名總是那樣重要。指名認性,再三確認自己的定位和存在。「世界如此嶄新,所有事務都尚未有一個名字,因此我們要用手一一指認。」我想到的不是創世紀的模樣,而是我恍恍惚惚從叢林那頭撲倒地行將至此,終於走到一個豐盈碩美的草原緩坡,撞見一塊牌子誠誠實實地寫著自己的姓名。直接而真誠。被指認,被標記,被記憶住,在偌大世界裏,那彈跳出的兩個字,提醒了生命軸線裏那最亙古而固執的存在。



註腳:錄音筆和其他紀錄儀器,替我們記憶住曾或忘卻的當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