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默契】

所以妳說,我們之間存在「默契」。心領神會的相視而笑,無法被言說的弦外之音。我們仰賴著語言,也受語言所禁錮,有些話注定不能被明確指認出來。因此也盡可能地挪用語言,在虛與實之間,構築彼此的時空。

兩個倔強之人,莫名相似的思緒與心路,自構出許多相像之處。再碰上形式上與外顯上的因緣巧合,妳說,使妳微微地憂慮了,卻不願道明其因果。

多麼希望彼此都是那樣快樂,快樂時時刻刻。如妳說喜歡我的笑聲,如妳說光陰過得那樣的「慢」。如我們走經過的日日,一起散步過的林間以及小徑,一起聽過的歌,遇見的人。彷若居世而隱。


我總是說著快樂的延續以及往後,於是那便成為妳的憂慮與哀愁了。別哀愁,任何情境下的相遇必然存在憂慮的。妳說,明白我未語的字句;而這正如同我瞭解妳未能訴說的話語。漫長的對話,總會來到一個個節點,我們繞其而行,等候時光前行後也許的歸返,給于耐心的妳我一個解答。現下,悉數存放於心,便很足夠了。歲月如山,亦如常。日日在流轉,別留餘裕給憂愁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