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自在

關於相處,後來慢慢生長出一種自在。若換用妳的話來說,大約是不同層次的前台或者後台之間的位置交替著出現。於是比較自在地開關車門,或是那扇質樸而內斂的門。妳也比較放鬆地讓我做一點點的事情,比方說伸手取妳的揹包,那只是如此簡單的一個小動作,我們卻是用盡了很大的勇氣才得以如此。(然而妳總還是替我幾乎做了所有的事情,細心的心緒如一張網,溫柔地接住我。)

然而自在的裏邊也隱隱藏著絨毛般細而毛躁的不安,或是稱之為焦慮。我們也始終明白,最大的不安是那我們無力翻轉的結構體本身,使妳我禁聲無以言說。因為妳,我的焦慮感相對很低,因為妳很安定。我承認我會被不安給困住,但妳有種淡然處之的堅毅,領著我的手穿越層層枝葉,來到草原。(對,妳主動摸了我的手。很短的時間。又快速抽回,測試溫度的同時,也傳來妳的溫熱。)

賴香吟說,年青的歲月是丟失文字記載的「史前生活」,此刻要寫記憶領地裏的一片荒蕪。那麼此刻我所想要書寫的是什麼呢?碎碎散置在書頁裡的過往印象,或是浮光一樣順水流漫延而去的被遺忘的日常瑣碎?


想來,那些真正想寫的、有想望開口訴說的,卻總是最艱難的。再三斟酌,反覆挑揀用字,到最後反而以最尋常的語氣探問。探問是不需要真正解答的,而又像是妳的一言一行,超越不曾被話語或是文字給揭露的心意,穩重地降落在我的心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